京洛线

喜欢写东西,希望写的东西有人喜欢

来,吃颗糖~

(最近AI绘画很火,就来试试水,用来当辅助工具还是不错的。不过细节、感情等方面和画师还是不能比滴)

逆子

张伟最近到了叛逆期,不让干啥偏干啥。妈妈不让他和坏小孩佩奇玩,可他偏偏不听。最近,还邀请佩奇来家里做客。张伟妈妈一听急了,跟佩奇妈妈说,千万别让你家小孩过来,否则后果自负。


佩奇妈妈管不了佩奇,但是又害怕自己孩子到对方家里受欺负,就说:“这我管不了,但是佩奇到你家有个三长两短,我可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
张伟妈妈一听,这一家子都不讲道理啊。


张伟还是邀请了佩奇到家里玩,张伟妈妈看到佩奇很是生气,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、有修养的大人,我不能随意打骂别人家的孩子啊。


佩奇走后,张伟妈妈关起大门开启了教育模式。先是没收零花钱,然后关禁闭,并进行各种武力威慑。张伟以后恐怕不再敢和佩奇有亲密活动了。

不好治的"内耗"


张伟最近学习状态不佳,妈妈准备找他谈谈。


“儿子,最近看你学习好像不在线啊,总是心不在焉的,怎么回事?”


“我在思考我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呢。再努力也考不上清华北大,再差呢也能考上个本科。反正结果都差不多,我多出来的那份努力不是白费了吗?”


“你怎么能这么想呢?看看隔壁小王,从小父母离婚,跟着爷爷生活,每个月的生活费少的可怜。除了校服我都没见他穿过其他衣服了,生活条件那么艰苦,人家还那么努力学习,你有什么资格不努力呢?”


“妈妈,李明前段时间被他父母高考移民到东北去了,最近一次模拟考试他考了全校第三,超当地一本线30多分。李明成绩可是比我还差不少呢。要不然,你跟我爸也想办法帮把我弄出去吧,我肯定也能考上名牌大学。”


“我们可没那本事。再说了,人家不高考移民不也考上名牌大学了吗?不要老跟极个别的比。”


“那你不也拿我跟小王比嘛?”


张伟妈妈无言,怎么现在的年轻人不好忽悠了呢。


《宿敌》:还好,没躺平

人类生活在两个世界。一个是原本的世界,一个是舆论传播的世界。尤其是网络发达的现在,舆论传播的力量更是不可小觑。有人因为舆论赚的盆满钵满,有人因为舆论舍弃了生命。


印度电影新作《宿敌》中,更是体现出舆论的力量。政治家知晓这种力量,并利用它以便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。这部影片很长,近3个小时;这部影片很大,揭露了印度的肮脏现状。


舆论是工具


芥川龙之介说过:舆论经常是私刑,而私刑又经常是娱乐,就像是用报纸上的报到代替手枪一样。


政治家为了选票,精心策划了一场舆论大战。利用在车祸中死亡的女尸,假造一场四人强奸杀人毁尸案。因为有毁尸现场,有目击证人,没有人怀疑这个案件的真实性。


“四个凶手”很快被缉拿归案,但是由于之前权利机构在学校的暴力之行,没有人再相信本国的司法制度。民众认为凶手是政府的人,受到政府的包庇。立案需要时间需要证据,愤怒的民众已经等不及,情绪已经被点燃到最高点。


政治家嗅到了时机,命令执法副督察动用私刑杀死了”四个凶手”。于是,执法副督察一下子上了神坛。


因为政治家知道什么是他最大的武器。是情感,是疯狂,他们的思想、智慧还有决策都会被疯狂压倒,一旦被这种疯狂山东,他们就不只是党员,甚至会成为信徒。


不知情的民众,已沦为被人利用的工具还不自知。明明只是看到了碎片化信息,就下定结论,想要所谓的“凶手”置于死地。印度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甘地说:良心面前,没有少数服从多数的法则。那是因为真理不一定掌握在多数人手中。


想起之前的杭州保姆**案,当时早已结案。但是民众根据各种小道消息,进行分析,小到玄学,大到案子的真实性,越编越玄乎,甚至怀疑之前案件结果。如果舆论可以执法,那将会有多少冤案。


发表言论不需要成本,舆论内容真假掺半。没有批判性思维,只会人云亦云,终会沦为工具,被人利用。


人生来不平等--畸形的种姓制度


美国《独立宣言》告诉我们人人生而平等,印度的种姓制度却告诉我们人生来不平等。在种姓制度下,人们生下来那一刻就确定了往后的职业。虽然现在的印度社会已经在努力去削弱这种制度的影响,但是根深蒂固的观念仍然在大多数的印度人心中,甚至还在不少一流的大学教授的心中。


被政治家利用的女尸原本是国立中央大学的教授。作为一名有学识、有独立思想的现代女性,她发现学校中竟然还有男教授歧视低种姓学生。他霸占这位学生的作品,不停要求更改框架,七年半都拿不到博士学位,就是因为她是低种姓。没想到学术界还分种姓,看不到希望的女学生选择了自杀。


事件背后,她发现有更多的学生因种姓问题遭受了学术歧视。女教授为了替死去学生的讨回公道,在大会上指出男教授的行为。没想到管理层,甚至是其他同事都没有当回事,拒绝了她的请求。在她强烈要求投诉的情况下,男教授制造车祸杀害了正义者。


在种姓制度下,底层人民很难翻身,仅且只能依靠知识来改变命运。有人的地方就有观念,学术界也被肮脏的思想污染,让底层民众失去了最后一棵稻草。


被找来冒充“凶手”的四个人也是低种姓,不仅因为肤色更容易说服人,更因为他们的命不值钱。可以随时被牺牲掉,而不会引起过多波澜。


这就是印度的种姓制度,低种姓者生来就要被歧视、被利用、被牺牲。而它竟仍在21世纪的现在踽踽独行。


一个国家的尊严等于TA给女性的尊严


印度是有名的强奸大国。印度女性不敢在夜晚独自出行,可怕的是,这种现象在公众看来是被默许的。当女教授被撞死后,政治家制造了她被强奸毁尸的假象。在她的追悼会上,校长竟然公开发表受害者有罪论。


我们知道印度女性社会地位低,在家要当心不被家暴,在外要注意生命安全。


但是作为一个有学识有思想的独立女性,甚至是高种姓女性,仍被全国著名高校的校长在公开场合如此贬低。可见,印度社会歧视女性的心理是刻在骨子里的。


先进的思想者,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国家的问题。越缺什么就要越喊什么,所以,呐喊者出现了,他们喊出了“一个国家的尊严等于TA给女性的尊严”的口号。


但,还好,有正义


通过上面两个事件,我们看到了印度的肮脏的社会制度。但,还好,终会有人在混沌中清醒,他们蔑视不堪的制度,他们行侠仗义。


女教授为了替低种姓行使正义,学生们为了女教授进行抗议(虽最后被政治家利用)。虽然女教授因此受到暗害,学生们被政治家利用,但还好,总有人说出了真相(副督察或因为儿子或因为良心说出了实话)。不管结局怎样,他们都是正义的使者,他们在混沌肮脏的世界觉醒了,让我们看到了希望。


路·莫里斯说:“正义”的胜利是来自斗争。


也许路还有些长,但是斗争就会有希望。

替代品

清晨7点,随着起床铃声的响起,房间里的灯也被打开。我眯着眼睛,心里默数了10个数,便振作起来穿衣。经过多次试验,数10个数是可以赖床的最长时间。多1个数,我就很可能是最后一个出房间门的,从而被扣分。

 

出门后,我们分成两列站在各自房间门口,等铃声再次响起,便依次向餐厅走去。

 

“睡得好吗?”像往常一样,住我对面的陈志豪2486低声向我问好。

 

除了必要的工作语言,组织不提倡我们个体之间互相聊天。也许是天生话痨,陈志豪2486时不时地会跟我讲上几句与工作无关的话。

 

我一向遵守规矩,但是我被组织安排和陈志豪2486成为工作搭档,且又住对面,就只得应付地点点头。

 

吃饭时,陈志豪2486又忍不住了,“昨天你的检测结果如何?”

 

他指的是组织对我们的身体检测这件事。为了让我们身体保持最佳状态,组织每半年都会对我们的身体进行检测。

 

“完全正常。”我如实回答。

 

“那太好了。唉,不过我的情况就不太好了,据说我得了淋巴癌。”陈志豪2486讲话方式很古人,会做评判,甚至还会用语气词,我一直觉得他是个怪人。

 

“嗯。”像我这种讲话言简意赅,不夹杂感情的说话方式才是我们现在的主流文化。

 

“也许过几天我就要被回收了,你再也看不到我了。”说这话时,陈志豪2486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手臂也无力地耷拉在餐桌上。虽然知道他有些与众不同,但是这样的表情和动作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我觉得很新颖。

 

我们所在的工作部门是生产航天飞行器的,作为岗位上的螺丝钉,周围的人经常会被替换,我并不觉得奇怪。

 

接下来几天,我再也没有见过陈志豪2486。每天早上出房门,我对面那个位置都是空的。再也没有人偷偷跟我打招呼,刚开始我有点失落。我们正常个体都是没有感情的,失落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石子丢进了一汪死水,让我的心里起了涟漪。

 

一周后,随着起床铃声的结束,我出了房门,发现陈志豪2486又站在了原来的位置。和以往不同,他的衣领竖得高高的。他看着我的眼睛,嘴角向两边咧开。看到他的样子,不知为何,我的嘴角也忍不住向两边拉伸。

 

和以前一样,我俩还是一起吃饭。

 

似乎受到了他的影响,以前从未有过感情的我似乎渐渐感受到自己有颗心,甚至还懂得疑问,想知道陈志豪2486怎么又回来了。

 

当然,不用我问,陈志豪2486自己向我说了真相。

 

原来,陈志豪2486被带走后,本以为自己会被带到回收部门。后来,却被带到了维修部门。无意中,他听到维修师交流,才明白原来在生产我们的时候,会同时生产出一个和我们共用一套DNA的另一个个体,用古语讲应该算是“兄弟”。据说,他的兄弟在清洁部门工作,为组织创造的价值远远低于陈志豪2486。所以,组织牺牲了这位“兄弟”,拯救了陈志豪2486。

 

看来,我们在组织中有着很高的地位。

 

我们一出世,使命就被确定好了。自我记事起,我就学习各种航天及航天器知识。为了强健身体,除了基本的吃喝睡,我们还有严格的锻炼时间。此外所有的时间,我们都用在工作上。这都是为了向组织贡献我们的力量。

 

我以前有悄悄地看过禁书,古代人们的生活似乎与我们截然不同,甚至连出生方式都不一样。他们从一出生起就被各种感情羁绊,严重影响了社会的进步。现在的人们都为现代社会的进步感到骄傲。

 

每天工作完,我们都会到健身房里去健身。我在跑步机上跑步,发现陈志豪2486在我的右前方举杠铃,奇怪的是他脖子上还围着围圈。我好奇地一直盯着他看, 忽然,他停了下来,拿起水杯向我走来。我一紧张,眼睛赶紧看向别处。

 

“嘿,给你分点好东西。”他边说边从口袋里摸了一下,假装不经意地环顾下四周,塞到我手里。“‘保健品’,吃完后强身健体。”

 

“我身体健康,不需要。”

 

“这是保养用的,用古人的话叫‘保健品’,不是只有生病才需要。维修师给我的,说吃了它,保证身体更好,能够在体能测试中取得更高的分数。’”陈志豪2486一口气说完,“你的综合评分高了,被取代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哦。”

 

看他边喝水边吞下去一片,我也跟着做了。从此,每天运动后我们都会偷偷来一片。我对他有了一种新的情愫,也许就是古人说的‘友情’。

 

一个月后,工作完回房间的路上,陈志豪2486悄悄向我问道:“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

 

“没有啊。”在刘星2586的影响下,我也开始用语气词了。“怎么?难道你的身体不舒服?保健品有问题?”我连“保健品”这个古语都学会了。

 

“我今天路过指挥室,听到维修部门那边来人对总指挥说,安排你后天去维修部门。”

 

还没来及答话,我们的房间门统一打开,没办法做过多停留,我们进了各自的房间。

 

躺在床上,我生平第一次失眠。换做以往,我觉得组织会有自己的安排,我们只要服从。但是这次,隐隐之中我总觉得有什么蹊跷。

 

 

又或者是突然发现了我有修理人体的天赋,对我进行调岗?那组织不得又要重新花费精力对我进行培养,组织基本上是没有这种操作的。

 

难道是之前体检发现了我身体有异样,现在才轮到对我进行修理?不对,维修部门的效率一般没有这么低啊。

 

难道保健品有问题?那陈志豪2486也会被带到维修部门

 

 

偏偏只有我,而且我身体没问题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。我再也无法入睡,只得眼睁睁地等着天亮,希望赶紧见到陈志豪2486。

 

早上,见到陈志豪2486那一刻,我有一种莫名的心安。在监控下,我们只能用眼神交流,我甚至还把嘴唇拉向了两边。

 

终于,我们找到了个交谈的机会。这次我先开了口,“我好像猜到什么了。”

 

陈志豪2486的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着光,他这个复古的行为又让我的心为之一颤。

 

不过,看来陈志豪2486和我猜想的一样。应该我的“兄弟”需要我身体的某一部位了,他的价值比我的价值高,所以我就要被牺牲掉。

 

看来,我明天就要被回收了。虽然我知道应该服从组织的安排,但是对死亡还是有一种未知的恐惧。

 

陈志豪2486悄声跟我说:“我想到一个办法,能让你免于回收。”他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人注意我们,接着说道:“你被回收,一定是因为价值高于你的‘兄弟’需要你的身体某个或多个部位,只要你的身体不再被需要,那你就会幸免于难。”他总是能冒出一些古语,看来他看的古书还真不少。

 

“怎样才能不被需要?”我感到疑惑。

 

“你的‘兄弟’消失。”陈志豪2486估计看懂了我的露出罕见的表情。“我以前在禁书上看到过,古代有一种行为叫做谋杀,在那个年代,谋杀是一种犯罪活动。但是我们现行的法律没有这条规定,所以你可以谋杀掉你“兄弟”。”

 

“谋杀?”我越来越困惑,完全不懂这些古词的意思。

 

“你明天到维修中心后,找时机溜出来,如果不出意外,你的‘兄弟’也会在维修中心等待维修。找到他后,你想办法把他弄死。他比你先死了,你就不会再被需要了。组织为了利益最大化,也不会再牺牲完整的你了。”

 

听上去不错,“那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他呢?”

 

“不会吧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,DNA一样,那你们长的也都一样。你到时候只要找到和你长得一样的人,下手干掉就行。”

 

“那怎么干掉呢?”平时工作时,我觉得自己非常聪明。这会儿却觉得自己像个白痴。“你看的书多,有什么好的方法?”

 

“依我看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勒死。”陈志豪2486突然发现多年前看的禁书有了用武之地。“你也不用带额外的工具,找到他,把他引到无人的地方,松开腰带,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,等他不动弹了,他就挂了。”

 

我觉得他的方法很好,决定照办。

 

果真,次日,刚吃完早饭,就有人带上我去了维修中心。

 

到了维修中心,工作人员把我带到一间白色房间里。在她背对我操作器械的时候,我看机会来了,来不及脱下腰带,我从背后把胳膊从她脖子前方绕过,用尽全力让她无法呼吸。瘦小的她一会儿就没有力气反抗,瘫了下来。

 

我从她口袋翻到工作牌,刷卡出了门。

 

走廊里不时地有工作人员来回走动,有的还会带着或需要被修理或者需要被回收的个体。我装作正常去洗手间的样子,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

我在走廊里晃了一会儿,没有遇到我长得和我一样的人,有点着急。难道那个人还没有来?也许已经在房间里了。我又开始透过一个个的房门玻璃向房间里看。在我房间旁边,房门上写着“本体”二字。我透过玻璃看到了一个侧脸,熟悉又陌生。他转过头来的一瞬间,我确定这就是我“兄弟”。

 

我正想着怎样才能进去,却突然感到腰部一阵刺痛。我艰难地向后扭头看去,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我眼前,他快速地拔出刀再次向我刺来。

 

恍惚间,我听见了几个急促的跑步声由远及近,很快,我昏了过去。

 

当我再次有意识时,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工作台上,眼前的灯光刺的我睁不开眼,肚皮被划着,我却丝毫不能动弹。

 

我听到工作人员在交谈。

 

“本体不是只要换一个心脏就行了吗?为什么要拉两个样本过来?现在不用挑了,只得用这个样本了。”

 

“本来是想用那个样本的,因为那个是体力劳动者,心脏更有力。这个样本拉过来是因为检测出他的排泄物有异常,GNT含量过高。所以就想拉过来测试下身体成分,为研究移植排斥提供个方向。”

 

“哦,就是进行过移植的人需要吃的GNT吗?”

 

 

“对,看来这个素材就要这么没了。”工作人员边说边向心脏部分划去。

 

嘀————这是我听到的最后声音。

拒绝

周六上午,肖仁终于百忙之中抽出了半天时间,带着妻子和儿子去游乐园。

 

十字路口,没有右拐灯,肖仁向右打了方向盘,“扑通”一声,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,肖仁赶紧踩住刹车。“撞到人了......”车窗外有人喊道。肖仁和妻子赶紧下车查看。一个老人躺在地上,抱着腿左右滚动,边喊着:疼、疼......

 

妻子赶紧拿起手机拨打了120和110,肖仁则打给了助理。不一会儿,救护车、交警和助理几乎同时赶到。救护车拉走老人,交警做了登记和笔录。肖仁对助理说:“老人应该没生命危险,后续修车、医药费都可以走保险,这些事情就都交给你了。你的车钥匙给我。”接过车钥匙,肖仁带着妻子孩子,开着助理的车走了。

 

“儿子爱乐美的入园资格什么时候能搞定?”妻子接着事故发生前的话题,继续问道。

 

“已经在找关系了,我们报名的时间太晚了。”他们很快就把刚刚的交通事故抛在了脑后。

 

“我以为你是高管,人脉发达,谁知道......”妻子闭了嘴。

 

从游乐园回来后,肖仁不仅得处理繁忙的工作事务,还到处给儿子的幼儿园托关系。

 

助理打来电话:“肖总,老人没什么大碍,就是腿骨折了。不过,家长要求肇事者前来道歉,我......” 

 

“我这么忙,哪有时间?这点事都办不好吗?说点场面话,多送点礼品,钱也行,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点小事。”肖仁挂了电话。

 

紧接着,他拨通了哥们的电话:“老陈,上次我跟你说幼儿园的事情,帮我打听的怎么样了?”

 

“哦,对了,我正要跟你说呢,我刚知道我老婆的表妹在那个幼儿园当老师,这个幼儿园很吃香啊。听说名额已经超了,不太好办。我老婆回头让她去找园长申请沟通试试。”

 

“谢谢哥们了,只要可以入园,一切都好说。”

 

半个月过去了,伤者家属通过交警中心得到了肖仁的电话,给他打了几个电话,希望他能当面给伤者道歉。肖仁都以忙为由,推给了助理处理。渐渐地,伤者那边也就放弃了。肖仁还是为儿子入园伤透了脑筋。

 

终于,肖仁通过好朋友得知,自己大学同学的老丈人在教育局是个领导。于是,肖仁赶紧找理由办了个同学聚会,私底跟这位同学提起了这件事。

 

第二天,同学来电告知,跟园长已经打过招呼了,并约定了面试小朋友的时间。

 

在园长办公室,肖仁和妻子端正地坐在园长面前。园长对儿子的表现非常满意,“小朋友非常优秀,看得出来你们平时在家对他进行了超前教育。现在需要提供下家长的资料,没问题的话,我们愿意再为小朋友增加一个入园名额。”

 

肖仁和妻子听到后开心不已,连忙递上去早已准备好的家长资料。

 

园长客气地接过资料,打开后,不由地楞了一下。“稍等,我打个电话。”园长坐在椅子上没有挪动,拿起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

肖仁的手机突然响了,肖仁看了眼手机,那个尾号三个6的号码,一看就是伤者家属的。怎么这会儿又打来电话了,肖仁连忙挂掉。

 

肖仁紧皱眉头,摁掉了电话。他抬起头,看到园长望着他,他赶紧摆出一副亲切微笑的面孔。忽然,他看懂了园长的眼神,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花束般的恋爱:又一部情人节的《爱乐之城》

2022年2月22日,是个好日子,很多人都想在这个日子留下点什么。据说,这天各地民政局都排起了长队。同日亦有一部爱情电影《花束般的恋爱》在国内上映,院线宣传打出的口号是“在东京错过末班车的山音麦和八谷绢之间展开的恋爱。兴趣完全一致的两人,瞬间坠入爱河,大学毕业后一边做自由职业者一边开始同居,一起度过‘最棒的5年’。”

可不少看完电影的小情侣纷纷表示“中招”,更直言这是一部“劝分”电影。影片以“完美的恋爱”为卖点,看似一部发糖的爱情片,何以让观影者咬破糖衣品尝出一丝难以言喻的苦涩呢?

 

大数据分析百分百恋人?

 

找对象越来越难,现在最流行找对象的方式有两种:一、相亲,这个是看各种外在条件:学历、家庭背景、外貌、收入等;二、通过社交软件,比如S*,经过大数据匹配到兴趣相似的人选,属于精神世界相亲。

 

影片中,小麦和绢一见面就觉得对方是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另一半,如柏拉图的《盛宴》里所言,两人的精神高度契合。在我们观众看来亦是如此,他们的耳机线同样打结,同样喜欢穗村弘的诗,同样用电影票根做书签,喜欢同样的乐队,甚至连球鞋都发黄的相似……就像是镜中翻转的镜像。

 

他们既像豆瓣友邻,也像大数据匹配出的最佳相亲人选。初次见面,和两个只知道《肖申克救赎》《魔女宅急便》上班族的搭伙,更让他们产生了终于找到了同类的感觉。如果当时他们参加的是同城爱好小组,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一起。

 

因为认识对方是从最熟悉、最相似的精神世界,就误以为那是整个人的全部。绢和小麦相恋基于共同的兴趣爱好和品位,根基过于单一。随着年龄阅历的成长,这个根基无法支撑起爱情和生活的全部,两人的世界就会坍塌。

 

绢和麦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认识押井守,正如八零后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不认识周杰伦一样。正是因为认知的局限性,才会导致后来他们无法理解对方。绢不理解麦为何不再喜欢以前的东西,麦不理解绢为什么还一直想像学生时期的恋爱一样。

 

成于相似,败于不同。麦和绢当初太像了,因为彼此相似而结合,后因为彼此不像而分开。绢和麦分手后,很快找到了新的另一半,相信他们与新的另一半肯定不像之前的他们一样兴趣相投,但仍可以在一起。一定因为对方有其他吸引点。

 

所以,你知道原因了吗?

 

 

抛物线灵魂画手:坂元裕二

 

对于这部电影,编剧坂元裕二就像是一个精准的画师,以热恋期为对称轴画了一个抛物线:左边起点是麦在街景地图上看到了自己,终点是麦在街景地图上看到了与绢的身影;顶点大概就是绢得知自己喜欢的博主自杀那一刻。5年的时间线里,相识、相恋、同居、分歧、分手每个阶段分界鲜明,更是展现了故事线的极致对称美学。这让我不禁想到了伊坂幸太郎,他的《重力小丑》《死神的精准度》等作品中都极爱刻画同一弧度的抛物线。

 

同时,电影中还有不少的亮点。比如耳机在整部电影中既是个引子,又是暗喻。因为看到情侣同用一个耳机,绢和麦都想起了曾经的被科普,同时也想科普别人。虽然已经分开了,但是曾经一起的经历过往会继续影响着我们。两个人不能分享一个耳机,因为左右声道原因,听得已完全不是同一首音乐。不能只从共同兴趣点去了解一个人,因为那不是他(她)的全部。

 

坂元裕二在细节中的表现也功夫了得。因为要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讲清楚一段纯爱恋情的始末是不容易的,经典如理查德·林克莱特执导的《爱在》系列电影还要分成三部曲。但是即使如此,我们也能从电影中发现细处藏真的地方。比如,绢第一次从麦家回到家后,来不及和家人打招呼,就赶紧奔往卧室,不断回味和麦在一起的各种细节。初陷爱情的甜蜜感溢出屏幕,代入感十分强,不禁勾起观众自己的回忆。绢走后,麦不断回想,她说她喜欢我的画。像极了上学时,暗恋的前桌女生回头对你说:我喜欢你今天的发型、我喜欢你这件衣服、我喜欢你今天擦的黑板,你开心许久,还会悄悄趴在桌上回味她刚刚说的话,重点不是她喜欢什么,而是她对你说了“喜欢”这两字。

 

不过毕竟影片叙述的内容较多,信息量较大,还是有些瑕疵的。比如男女主人公麦和绢两人足够完美,没有缺点,显得没有立体感,更是像两个贴了标签的人偶。其实整部影片中,我们能跟着它体验恋爱美好,现实的无奈,分手的痛心,就算是一部好电影了。

 

就像我们酣畅淋漓地吃了一顿饭,酒足饭饱后开始回味,才发现刚刚那块肉好像烧老了,那个锅包肉太甜了。这样没意思。

 

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

 

小麦和绢在在既非大人也非孩童的时期里,经历5年恋爱,迷茫前行,终究和平分手。对初尝爱情滋味的恋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部爱情恐怖片——如此理想的SOULMATE最后也只能败给现实。这部影片没提前到2.14上映何尝不是一种慈悲?

然而日久天长,终究能品出另一种味道。《恋爱的犀牛》里有一句台词:爱情多美好多悲伤,总是不堪一击。在我们的一生中,遇到爱,遇到性,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到了解。难得,同时脆弱。

 


我家的房子要没了(元宇宙篇)

经历了上次的太空大蒜事件,我一定要及时制止她,才有可能保住她的养老金,遂决定从她的手机着手,安装反诈app。

打开她的手机一检测,15个风险软件。

我妈:这个不能删,关于区块链的;这个不能删,这是电子货币钱包;那个不能删,虚拟币交易网站...

我哭笑不得:你咋不玩元宇宙呢?

我妈:元宇宙?元宇宙是啥?你跟我讲讲...

我放弃了:🙄没事,过几个月你就知道了!